【漫步华尔街】韦茨基金:上阵父子兵
【 字体大小 A A A

金奖章全球投资:沃利·韦茨(Wally Weitz)是韦茨投资管理公司的总裁和创始人。2011年底,沃利的小儿子,德鲁被任命为韦茨山核桃基金(the Weitz Hickory fund)的联席经理。老韦茨有着几十年的洞察力,年轻的德鲁有着宽阔的视野,这对父子兵在投资上一脉相承却又不失特色。

尽管管理着不到10只基金,但韦茨投资管理公司的总裁和创始人沃利·韦茨(Wally Weitz)高瞻远瞩,专注于价值被低估的公司。

12岁时,韦茨购买了人生中的第一只股票,通用电话电子公司(GTE),每股26.38美元。三年后卖掉时,股价涨幅超过了60%。韦茨成家后,在妻子的家乡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市找了一份经纪人的工作。

正是在这一时期,韦茨有幸结识了巴菲特。韦茨回忆道,“老板带我去参加了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会议,当时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规模还比较小。”自1976年以来,韦茨一直持有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股票,当时他花费了300美元,现在这些股票的价值约为17.45万美元,至今,伯克希尔仍是公司的重仓股之一。虽然一些投资者对巴菲特离开后的哈撒韦公司有些担心,但韦茨认为,其创始人已把各部分整合到位,足以保证给予股东持续的回报。

一.子承父业

韦茨的小儿子,33岁的德鲁·韦茨(Drew Weitz)回忆,他的父亲从不会正襟危坐着给他讲述股市,“反倒是我们在餐桌旁就餐时经常会谈论股市。” 2008年,在芝加哥基金管理机构亚瑞投资公司(Ariel Investments)做了四年的分析师后,德鲁加入了父亲的公司。

韦茨说,他并没有打算很快退休,也许永远不会退休。 “我一直不停地说我十年后再退休”,他说。如果有突如其来的变故,负责日常运营的肯·斯托尔(Ken Stoll)将会打理一切。而布拉德·辛顿(Brad Hinton)将接任首席投资官,布拉德是韦茨平衡基金(Weitz Balanced fund)研究部主任和经理,目前管理着1.31亿美元的韦茨平衡基金。长远来看,德鲁将会有名副其实的位置。韦茨说,但“我们不看中职位”。自2006年以来,韦茨有计划地向其员工出售股份,现在韦茨持股约占公司55亿美元资金的26%。

晨星基金(Morning star)分析师凯文·麦克戴维特(Kevin McDevitt)说,“沃利现在已是家喻户晓,但他很低调。他并不自我,善纳良言。这些特质预示着其公司的换届交接将会很顺利。” 与此同时,韦茨的下属所做出的积极贡献也会产生正面的影响。戴夫·帕金斯(Dave Perkins)、布拉德·辛顿,以及德鲁·韦茨等扩大了韦茨基金的投资领域,如技术、医疗和能源等。该公司第一大重仓股瓦兰特国际制药公司(Valeant Pharmaceuticals International),就是出自韦茨价值基金(Weitz Value fund)联席经理帕金斯之手,帕金斯是一家医院管理人员之子,他是医疗卫生保健领域投资的倡议者。

二.淘点便宜货

韦茨基金总部位于距奥马哈市中心5英里不太知名的办公园区内。到访基金总部的人会感觉韦茨及他的公司很“接地气”。韦茨不喜欢投资热门领域,而更擅长发现别人忽略的标的。和CEO们在一起的时候他经常说,“假设房间里就我们几个人,公司的股东就我们几个的话,你们会怎么做呢?” 辛顿说,“他们通常会告诉他真实的想法。”韦茨的投资期限很长,很多投资不是按几年来计量,而是几十年——这也是一个促进因素。 “一旦你取信于管理层,你就可以参与其中,而且可以进行不同形式的对话。”辛顿补充说。

辛顿说韦茨低调和公正的品格也给公司留下了永恒的印记。投资团队由七名股票分析师和经理、两名固定收益专家、一个交易员组成。在每周的投资会议上他们相互交流并审核彼此的想法,并且在会后经常联系沟通。他们不在担心“市场会怎么样”上浪费时间,也不会去讨论一个行业相对于其他行业的好处。德鲁·韦茨说:“我们主要关心的是,能否找到具有较高的安全边际的好公司。”

不过,公司的每一位员工都信奉一个共同的理念:“像企业家一样去投资,尽可能以低价来购买股票,甚至比知情投资者(an informed investor)愿意支付的价位更低。

评价安全性有很多的方法,但主要取决于沃利和他的同事认为一家企业的价值怎么样,和当前的市值有什么联系,他们惯用以1美元为单位。例如,所有投资组合的加权平均数约为90美分,或者是其内在价值的90%。这样的估值让他感觉到安全,但是放眼市场,大部分股价已被高估。因此,他和其他基金经理一直维持自己的现金储备。例如,全市值合伙人价值基金(The all-cap Partners Value fund),现金约占28%。韦茨不认为2008年和2009年的悲剧会重演,这样做完全是为了淘点便宜货。

2009年年初,很多蓝筹股相当的便宜,很多公司的股票已达历史的底部。韦茨鼓励他的团队采用中间策略,即专注于被市场抛弃但他们足够熟悉的好公司。

韦茨说,公司管理层的质量和其资产负债表一样重要。现金的能量是巨大的,但有好的管理层才能让它们发挥应有的作用。对于韦茨来说,传媒巨头约翰·马龙(John Malone)就是这样的管理人。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韦茨就开始不同程度地持有马龙名下的自由公司(Malone's Liberty companies)的股票,目前,这些自由公司中有4家是在股市公开交易的。在2009年,自由全球(Liberty Global )公司的股票因公司杠杆过高而遭受投资者的疯狂抛售,股价跌至每股10美元。此时,韦茨则大量加仓自由全球公司的股票,2014年该股最高逼近每股87美元。

2009年,与当时的很多投资者不同,韦茨很乐观。但危机后的三年,韦茨基金遭遇了4亿美元的赎回。基金投资者们上一年赔了一点就赶紧卖出,并跟风而动,买入当年跑赢市场的基金,这让韦茨感到非常沮丧。不是因为投资者与他在市场下跌时买入的策略相悖,而是因为投资者们最终会亏钱。现在韦茨基金回报强劲,公司又出现大量资金流入。

三.储备大量现金

韦茨一直储备有大量的现金,一旦股价下跌时,他就可以趁机买入而无需大规模地抛售已经持有的股票。在他看来,价值不是绝对的。这也解释了为什么韦茨基金喜欢持有像谷歌(Google)这类公司的股票。韦茨六年前就购买了谷歌公司的股票。韦茨说:“当我跟传统媒体人聊天时,关于谷歌的话题不断地出现,每个人都把谷歌视为其业务的最大威胁。”当时,谷歌的市盈率约为17倍,相对于韦茨的安全标准,估值稍有点高,他更喜欢个位数的估值,但20%的年增长率,以及新的盈利增长平台,如Android系统等打动了他。韦茨说,“传统的价值与增长之间并不存在真正的差别。”他乐意去研究那些股价不能反映企业真实价值的公司。

韦茨认为,韦茨合伙人机会基金III最能反映他的风格。不是做空个股,而是做空细分市场中被高估的股票。韦茨说,“这样我就可以购买更多我喜欢的股票。”最近,他做空标准普尔500指数和罗素200指数,以及长期国债。

2011年底,德鲁被任命为韦茨山核桃基金(the Weitz Hickory fund)的联席经理,该基金资金规模约为5亿美元,主要集中投资中小盘股策略,之前近十年一直由沃利单独管理。

此次合作是互利的。老韦茨有着几十年的洞察力,年轻的德鲁有着宽阔的视野。当帕金斯首次提出飞机零部件制造商TransDigm集团时,德鲁就能看到其未来的价值。其管理团队除了有着“有私募股权的思维方式”外,TransDigm还有着很高的进入壁垒,如资金成本和时间成本很高,需要获得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的批准,并且有一大批老客户,销售额的80%来源于售后市场。德鲁说:“从某种程度上说,就是年金式的资金流入。” 在2012年底,投资者普遍担心财政悬崖将导致运输行业的动荡,TransDigm的股票以其真实价值的75%进行交易,此时德鲁大量购入。

德鲁说:“对于我们来说,可靠的现金流非常重要,能够合理调配现金流的管理层非常睿智。”一年后,该股的股价为每股160美元,涨幅超过了43%。德鲁说:“现在,我们仍然认为这个公司是个价值股,但需要给公司的成长留点时间。”

(完)

文章来源:《证券市场周刊》、金融读书会

译/陈予燕

免责声明
1、本网站信息均来源于市场公开资料,金奖章仅基于上述公开资料阐述观点,并不保证其准确性、完整性、实时性或正确性。本网站的信息和内容仅供参考,请谨慎使用。
2、本网站信息中署名“金奖章”、“金奖章投资”、“金奖章全球投资”的文章,以及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金奖章。如需转载请与金奖章联系,并在授权的范围内注明来源和作者,保证作品的完整性。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3、本网站转载其他媒体或机构的作品,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4、本网站转载其他媒体或机构的作品目的在于提高投资者相关水平,维护投资者合法权益,尽投资者教育之义务。部分文章未能与作者取得及时联系,如若涉及版权等问题,恳请作者来电或来函联系我们。
5、问题咨询及相关合作,请发邮件至:service@g-medal.com

金奖章服务热线
4001-365-600(工作日9:30-17:00)
金奖章反馈邮箱
service@g-medal.com‍

金奖章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15-2016 金奖章 版权所有     沪ICP备16031884号 | 投资有风险,购买需谨慎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31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