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如何做资产配置?
【 字体大小 A A A

金奖章全球投资导读:美国居民部门的资产配置,有两个最重要的决定因素:房地产价格和股票市场走势。房地产资产与金融资产的配置情况,呈现出比较明显、一致的负相关性。房地产和股市的相对收益对比,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不同时期对不同资产的配置偏好。

60年的历史经验:美国人持续增持基金类资产。无论其他资产如何波动,唯有养老基金和共同基金的配置比例呈现出持续上涨的趋势,即使经历了股票熊市,共同基金比例在下滑以后,仍然快速回到上涨的趋势中。居民部门的金融资产配置,呈现出比较明显的机构化特性。货币市场基金则在波动中维持相对稳定,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和2007年次贷危机之后,货币市场基金的配置比例有比较明显的快速上涨现象,具有比较明显的避险资产特性。

美国居民部门资产可以大体分为实物资产和金融资产两类,其中实物资产中主要是房地产,金融资产种类相对较多。

实物资产:房地产是核心

实物资产(Tangible Assets)是指非金融资产,主要包括房地产、机器设备、耐用消费品和知识产权等。美国居民部门的实物资产占总资产比重在进入20世纪70年代后开始增长,在80年代保持在38%~39%的比重。90年代出现了一段下滑的趋势,在2000年到2006年间又逐步恢复到38%左右的水平。但2007年次贷危机爆发后,实物资产占总资产的比重再度下滑,在2011年到2015年大致维持在30%的水平。

房地产:决定实物资产配置

美国居民部门的房地产资产占实物资产的比重从二战后一直处于增长的趋势。二战后美国的人口规模开始逐步增加,15-64岁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在20世纪60至80年代间增长较快,带来了对拥有房产资产的需求。

美国居民部门的房地产资产占实物资产的比重在20世纪80年代和2000年至2006年两个时间段内有比较明显和快速的增长。这与该两个时期美国房地产市场的繁荣周期相关。

房地产资产作为美国居民部门重要的实物资产,2006年房地产资产在实物资产的比重达到战后的最大值,达到84%左右。同时,美国居民部门的房地产资产在总资产中的比重在二战后也经历了两次较高的增长,分别在20世纪80年代和2000年后,同样在2006年达到战后的最大值,在29%左右。

总的来说,房地产作为居民部门实物资产的核心组成部分,其走势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居民资金中实物资产的配置比例变动。

非房地产实物资产:耐用消费品、设备和知识产权产品

对于居民的非房地产实物资产,其在实物资产中的比重一直处于下滑趋势,并且远低于房地产资产的占比。非房地产实物资产占总实物资产的比重从1952年的峰值28.6%起波动下降,直至2006年为战后以来的低谷水平15.5%左右。

金融资产:周期性波动

美国居民部门的金融资产(Financial)总量自战后呈稳步增长趋势,除了2000年和2007年互联网泡沫和次贷危机的影响使得金融资产缩水外,其他年份金融总量的增长较为稳定。但金融资产占居民部门总资产的比重则波动较大,不过也始终维持在60%以上,也即金融资产在该部门总资产中的占比较大,一直都高于实物资产占总资产的比重。在20世纪70年代,居民部门金融资产占总资产的比重有一个较大幅度的下滑,80年代该比例则维持在61%到62%的水平,90年代初又有所回升。而21世纪后的占比下滑与互联网泡沫金融资产缩水和资产更多向房产配置的资产结构相关。关于70年代占比下滑的解释,可能与70年代美国经济滞涨问题、高失业率导致的收入分配相对减少有关,金融资产的配置与收入结构还是较为密切相关。
总的来说,居民部门的金融资产占比呈现比较明显的周期性波动,这种波动与房地产市场具有比较明显的负相关关系。
概括而言,美国居民的金融资产主要包括存款货币资产、债权类资产、权益类资产、机构性资产和杂项资产。

具体到金融资产的配置,美国居民部门的金融资产配置存在向风险性金融资产、机构性资产转变的趋势。从一级金融资产占金融资产的比重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大致的趋势是,机构性资产的占比逐步升高,从1952年的19%发展到2015年43%左右的比重。而另一个比较明显的趋势是权益类资产的比重有一个波动下降的趋势,从1952年的峰值53%波动下降到2015年的35%左右。这反映了美国居民部门配置资产时高风险偏好有降低的趋势。

此外,存款货币资产在80年代有一个比较高的比重,此后也逐步下降。这是美国居民低储蓄的一个特征表现。债权类资产的占比保持一个相对平稳的水平,总体在7%到10%的区间内波动。受次贷危机影响,2007年到2011年间,债权类资产的比重有所提升,最高时达13%左右。杂项资产在美国居民部门中的体量较小,占比变化也不是特别明显,大概保持在1%到1.5%左右的水平。

存款货币资产:存款占比下滑

美国居民部门的存款占比在70年代中期到80年代达到战后较高的水平,达到21%左右。这与70年代后美国开始放松Q条例限制、各大储蓄、银行机构努力避开存贷款利率限制而进行的金融创新、以及整体金融自由化、利率市场化的趋势、存款利率的放开,使这一时期存款在金融中的比例上升。

1971年美国的货币市场共同基金诞生,其也是为了规避当时的利率风险,这一货币工具的诞生使得美国居民部门的存款货币资产配置发生了一定转变。1974年起,货币市场共同基金开始进入美国居民部门的金融资产,并且在80年代开始大幅度增长。80年代末,存款占比在下降的同时,货币市场共同基金则处于上升的趋势。但2009年后,该比例又有所下降。

债权类资产:债券配置具有周期性

美国居民部门的债权类资产中,债券资产占金融资产比例最大。债券资产在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初有一个比较明显的增长趋势,90年代末的下降可能是因为当时股市繁荣,股票资产的配置更多。贷款则一直保持相对稳定且较少的比重。
从债券的具体品种来看,商业票据的占比始终比较低;国债的占比呈现整体下滑的态势;机构债的配置比例直至90年代才有所上升,此前一直比较低;市政债的比例目前是最高的,但历史上的波动幅度也相对较大;企业债的配置比例呈现逐步上升的态势,但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比例持续下滑至1%以下。

总的来说,不同品种债券的配置呈现出愈发分化的趋势,不同券种的配置比例走势并非完全一致,从风险的角度,对低风险的国债和市政债的配置比例相对较高。

权益类资产:跟随股市波动

在权益类资产配置中,90年代以前“非公司型企业权益”(Equity in Noncorporate Business)的占比整体要大于公司股票,尤其在20世纪80年代尤为明显。这一方面与风险偏好有关,另一方面可能与80年代企业的并购潮兴盛,企业为了防止恶意杠杆收购,大量企业在那时期采取了股票回购的行为。但90年代末,股市的繁荣使得公司股票的占比要大于非公司企业资产。
公司股票的波动趋势,基本跟随股票市场的变动,尤其是90年代的大牛市,带动居民加大了对股票的配置比例,直至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

机构性资产:基金配置比例明显上涨

美国居民机构性资产的占比有大幅增加的趋势,其中养老基金和共同基金的占比大幅增加,这与美国的人口年龄结构趋于老龄化的趋势有关,养老基金的占比在2012年左右达到了32%,与1952年时的12.5%有较大的增长。80年代后金融管制放松使得共同基金的运行条件宽松,也使得共同基金投资组合范围扩大、运行成本降低,从而其资产占比进入了快速增长期。保险在金融资产中的占比则呈下降趋势。

配置总结:居民金融资产机构化倾向

回顾二战以来,美国居民部门的资产配置,有两个最重要的决定因素:一是房地产市场的走势,尤其是实际房地产价格的走势;二是股票市场的走势,几次股票市场上的危机均影响了股票资产的配置比重,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全部金融资产的配置倾向。房地产资产与金融资产的配置情况,呈现出比较明显、一致的负相关性。

另外,房地产和股市的相对收益对比,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不同时期对不同资产的配置偏好。

利率市场化时期:利率周期大拐点,增持房地产和债券,降低股票配置

1970年-1986年,美国完成利率市场化改革,直至80年代末期,这20年内经历了两次石油危机带来的严重滞涨(也是实施利率市场化改革的重要原因),经历了房地产和股市的双重牛市(集中在80年代中后期),也遭遇了历史上有名的黑色星期一(1987年股灾)。

其实,从历史长周期的角度来看,更为重要的是,美国在这一时期内出现了利率周期大拐点,在1980年前后,以十年期国债为代表的市场利率,完成了由上涨转向下降的历史大拐点,在此之前,利率呈现持续上行的趋势,在此之后,利率进入持续下行的大趋势(这一趋势一直延续到现在)。

在这一时期内,受房地产名义价格持续上涨的带动,实际房地产价格虽有波动,但也维持上涨的趋势,居民部门明显增加了对房地产资产的配置比重,也带动实物资产的整体比例持续上涨。

与此同时,金融资产的比重则出现了相应的下滑,分为两个阶段,一是在利率市场化时期,金融资产的比重大幅度下滑;二是在利率市场化接近完成以及之后的时期,金融资产的比重在80年代中后期维持着一个相对平稳的水平,这一时期也对应着房地产和股市的双重牛市。

从金融资产的大类来看,各大类资产的比重变化趋势与1970年之前基本一致,继续增加对存款和机构性资产的配置,减少对权益类资产的配置。

居民部门在这一时期内,对存款的配置比重继续上涨,并在80年代达到历史最高水平;而从70年代开始,伴随着货币市场基金的兴起,居民也明显增加了对货币基金的配置。

债权类资产中,居民部门增加了对债券的配置,其中主要是市政债,国债的持有比例有一定波动,但整体水平变化不大;而对企业债的配置则经历了由升到降过程。

在70年代前中期,居民部门大幅降低了对股票的配置,直至80年代后期牛市开启过程中,才又重回增持股票的趋势中。

在机构性资产中,居民部门增加持有养老基金,减少保险资产的持有比例;对共同基金的配置情况,则经历了先降低后增加的过程。

互联网泡沫—次贷危机:房市泡沫积聚,房地产快速增配,金融资产速降

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后,居民部门在金融资产和房地产之间发生了明显的转换,随后在疯狂房地产市场的带动下,居民部门对房地产资产的配置快速攀升至历史最高水平,房地产在总资产中的占比超过30%。

与此同时,金融资产比重快速下滑,尤其伴随着2003年之后的加息周期。

存款类资产经历了先升后降的过程,在2000年-2002年期间,存款类资产的比重快速上升,主要是受到泡沫的影响,居民主体的风险偏好明显下滑,存款和货币基金的配置比重均出现提升;直到2003年,在股票市场重回牛市之后,该类资产的比重再度下降,但2007年时的水平,仍然比2000年泡沫之前要高。

债权类资产在这一段时期内的比重,总体维持这相对较低的比重,利率下行并未给该类资产带来足够的吸引力。债券的比重先降后升,其中国债的比重持续下滑,机构债的比重先降后升(并且在次贷的刺激下达到历史最高水平),市政债的比重则快速攀升,企业债先升后降。

权益类资产先降后升,其中股票资产的比重在泡沫破灭之后快速下滑,即使在2003年之后的牛市中,股票资产的比重也仅小幅回升,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其相对于房地产市场反而处于劣势(对比之后2008年危机之后的走势,居民部门在进行资产配置时,对资产具有明显的对比)。

机构类资产先升后降,其中养老基金和保险资产的比重,均呈现先升后降的走势,而波动性更大的共同基金的比重走势则与股票更加类似,在泡沫之后快速下滑,之后才重回增配的趋势中。

金融危机之后:房地产配置降至低谷,金融资产迎来高峰

2007年次贷危机之后,房地产价格大幅度下滑,居民部门的房地产资产也遭受了一定的打击,房地产的比重快速下滑;而即使在2012年之后房价出现回升,居民部门仍然没有出现明显增持房地产的迹象。

在零利率+量化宽松的双重刺激下,居民部门明显增加了对金融资产的配置。

危机之后,居民部门大幅增加了对存款类资产的配置比例,存款和货币基金均有一个快速上升的过程,随后有所下降,不过存款比例仍然明显高于危机前的水平。    

债权类资产同样经历了快速上升而后下降的过程,不过债权类资产的比重已经低于危机前水平。在危机之后,债券的持有比重出现快速攀升,不过在2009年之后,债券的持有比例又出现快速下滑;不同种类的债券同步上涨,之后同比下滑。

权益类资产是在危机后唯一出现减持的金融资产(需要避险的资产),因此在危机之后下滑速度比较快,不过伴随着危机消退,权益资产的比重从2009年开始出现持续上涨;股票和企业权益资产在这一时期内的变动趋势比较一致,均是先下降后上升。

居民部门在危机后增加了对机构性资产的持有比重,其中主要以养老基金(先升后降)和共同基金为主。从共同基金的持有比例来看,其仅在危机后有一个快速下降的过程,随后出现快速反弹,并且其比重连续创出新高,已经逐渐接近养老基金,有望成为比重最高的金融资产。

60年的历史经验:美国人持续增持基金类资产

回顾美国居民部门60多年的资产历史配置经验,无论是房地产、股票,还是存款、债券,由于经受着各种牛熊市的转换,资产的配置比例均出现各种波动周期。然而,无论其他资产如何波动,唯有养老基金和共同基金的配置比例呈现出持续上涨的趋势,即使经历了股票熊市,共同基金比例在下滑以后,仍然快速回到上涨的趋势中。居民部门的金融资产配置,呈现出比较明显的机构化特性。

另外一种具有存款特性的货币市场基金,在70年初刚出现之后,有一个比较明显的快速增加的过程,随后基本维持在金融资产中始终保持2%左右的平均水平。货币市场基金具有比较明显的存款特性,出现早期对存款有一定的替代作用,但在80年代之后的30多年中,其配置比例的波动与存款具有比较明显的一致性。此外,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和2007年次贷危机之后,货币市场基金的配置比例有比较明显的快速上涨现象,具有比较明显的避险资产特性,但在危机之后,配置比例有快速下降。 

 

来源:招商固收研究团队 作者:招商固收研究团队

免责声明
1、本网站信息均来源于市场公开资料,金奖章仅基于上述公开资料阐述观点,并不保证其准确性、完整性、实时性或正确性。本网站的信息和内容仅供参考,请谨慎使用。
2、本网站信息中署名“金奖章”、“金奖章投资”、“金奖章全球投资”的文章,以及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金奖章。如需转载请与金奖章联系,并在授权的范围内注明来源和作者,保证作品的完整性。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3、本网站转载其他媒体或机构的作品,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4、本网站转载其他媒体或机构的作品目的在于提高投资者相关水平,维护投资者合法权益,尽投资者教育之义务。部分文章未能与作者取得及时联系,如若涉及版权等问题,恳请作者来电或来函联系我们。
5、问题咨询及相关合作,请发邮件至:service@g-medal.com

金奖章服务热线
4001-365-600(工作日9:30-17:00)
金奖章反馈邮箱
service@g-medal.com‍

金奖章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15-2016 金奖章 版权所有     沪ICP备16031884号 | 投资有风险,购买需谨慎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3175号